您的位置:首页  »  【奇妙之馆】(陆韵篇+淼儿篇)【作者:CO1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陆韵篇

  昏暗的天空下雨水连成了一片,店中没有客人,喝完了杯中的美酒,合上了手上厚厚的书,王姐走进了店里的一个间房间。

  这个没有窗户的房间四周有着四盏落地的太阳灯照亮了整个房间,而房间正中间吊着一个赤裸的女人。

  那女人被红色的绳子捆绑着,一条条绳子有如龟甲覆盖在女人的身体上,红色的绳子映衬着被肋成一块块的雪白肉体在灯光下更加的吸引目光。女人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两段小臂被绑在了一起,上臂之间一道绳索使得女人只能两手在身后互抱着确无法自己解开。女人那修长的双腿上每搁一点距离就被一道绳索固定在一起,而那些绳子之间更是交叉的连接着,整个腿上就象被绳子做的蛛网覆盖。而一条绳子做的绳裤穿过女人的下体把上身和下身的那龟甲般的绳索连成了一体,而在阴唇的位置上绳裤还恶意的打了个绳结。

  被捆绑的女人此时脚踝处的绳子连接着天花板上的固定环,整个人倒吊着,而一根橡皮管一头连着单向的肛门栓插在女人的肛门里,另一头连接着空中一个空了的水桶。女人被灌肠后长时间的倒吊在灯光下,不知道是因为灌肠的痛苦还是灯光的炙烤,女生身上早就全是汗水了,整个人都湿漉漉的,那些绳子被汗水浸湿后在女人的挣扎下更深的勒进了女人的肉里,那个邪恶的绳结更把女人那柔嫩的阴唇摩擦的红肿一片。

  女人听到了声音,本来安静的她开始了挣扎,不过除了让她向个肉块一样在空中摇摆外没任何别的效果。

  「求求你,放了我吧,你一定是认错人了。」女人对着灯光下只能隐约看到轮廓的王姐说到。

  「你叫陆韵是吧?」王姐边说边走近女人。

  「我是叫陆韵,但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你肯定搞错了。」陆韵已经不死心的说到。

  「那就没错了,我收到的邀请函上就是你。」王姐走到了陆韵背后,「闭上你的嘴,我想听到的可不是这个声音。」

  陆韵还想说,破空声忽然在地下室内响起,随后陆韵就觉得身上火辣辣的疼,有条鞭子抽在了那的背脊上,抽打在她身上的鞭子环绕了她的身体,鞭尾更是力道比鞭身重了几倍的抽打到了她的乳房上,顿时到嘴边的话变成了惨叫声从陆韵的嘴里发了出来。

  王姐满意的看着陆韵,又是一鞭抽了过去。接连几下,惨叫声一下高过一下,在惨叫的陆韵忽然觉得自己菊花一松,那个肛门拴被拔掉了,就在那些被灌肠的液体要冲开陆韵的肛门喷发时,鞭子又抽打在了陆韵那丰满的屁股下,疼痛顿时让陆韵全身一紧,更是硬生生的止住了要爆发的灌肠液。

  「很难受吧,感觉怎么样?」王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边玩弄陆韵那在挣扎下又被绳结摩擦的更肿的阴唇,一边问到。

  「求你了,让我去厕所吧。」陆韵如约的回答出了王姐想要的答案。

  回答她的是王姐的又一下鞭子。

  「别打了,我现在就拉。」陆韵边惨叫边回答。

  回答她的依旧是一下鞭子,鞭尾更是扫中了她那敏感的阴蒂,本来已经放松的肛门一下又紧绷了起来,就要喷射的灌肠液又被压了回去。

  鞭子继续抽到在陆韵的身上,疼痛的折磨外更另陆韵崩溃的是,每次她要排泄,鞭子都会抽打在她最敏感的地方,疼痛就会打断她的排泄,而那强烈的便意更是一波超过一波的袭来,就这样鞭子和灌肠液打起来持久战,轮流控制着陆韵的身体,而在那折磨下陆韵已经没任何力气说话了。

  终于陆韵身上最后的力气也用完了,鞭子的疼痛无法激起陆韵的身体反应,灌肠液从陆韵的肛门喷了出来,而同时陆韵那被绳子折磨的阴唇间也喷出了爱液,在鞭子和灌肠的刺激下,陆韵终于高潮了。

  王姐把陆韵从空中放了下来,用水冲洗干净后,王姐把陆韵带去了工作台,把陆韵脖子上的绳子系在了工作台上的固定环后,王姐又分别系住了陆韵双手,腰部,臀部,大腿和脚踝的绳子。就这样陆韵背对上的固定在了工作台上,王姐在陆韵的腹部垫了个木枕,陆韵被迫高高的崛起了屁股。

  等陆韵从失神中恢复意识,自己已经被固定在台子上了,身体被捆绑固定的无法动弹,屈辱的高高撅起屁股。陆韵无法看到背后,只觉得有只手在自己的肛门处落了下来。

  看着陆韵那刚刚激烈排泄还没完全闭合的肛门,王姐拿起了一个葫芦塞,一个大过一个的珠子被推进了陆韵的肛门。

  陆韵快要疯了,被捆绑固定的他撅着的屁股完全看不到身后发生了什么。她的肛门被一次又一次撑开,每当那珠子被塞进肠道,肛门还没休息就会被更大珠子撑开。而珠子就象没有终结,一个接着一个,一个大于一个,陆韵只能不停的大口呼吸。终于在她到达极限的时候珠子停了,感受着肠道里互相挤压的珠子,并没有新的珠子被继续塞了进来,陆韵那绷紧到极限的身子也开始慢慢松懈了下来。

  王姐看着陆韵那努力合拢的肛门,用力一下把葫芦塞全拔了出来。陆韵就象一下子被抽掉了灵魂,任由绳子勒入身体,被捆绑的身子在台子上挣扎着,双眼翻白,嘴里发出如同坏掉的惨叫。

  看着陆韵那大大张开的肛门,看着里面抽搐的粉红色肠道,王姐把葫芦塞插回了陆韵的肛门,并快速的抽出插进。

  强烈的刺激下,陆韵人早就昏迷了,但身体还在连续不断的高潮了起来,爱液一波一波的喷射了出来。

  陆韵再次醒来自己还在那工作台上,房间里又没人了,自己已经是那个姿势,屈辱的撅着屁股,肛门里被塞了肛塞,冰凉的液体又开始流入她的身体,而那恐怖的葫芦塞就放在那的眼前。虽然刚刚昏迷了,但身体的快感依旧在她的记忆里,感受着身上的鞭痕火辣辣的疼,而那肛门里伴随冰凉的感觉强烈的便意又开始出现了。

  陆韵呆呆的看着那葫芦塞,陆韵觉得异样的感觉出现在心里,使劲动了几下腰,让自己的阴唇和绳裤结合的更紧一些,陆韵开始期待起来快点有人打开那禁闭的门。


                淼儿篇

  「王姐,我来了。」声音从王姐身后传来。

  王姐转过身,一个有点婴儿肥的漂亮女孩出现在她眼前,女孩穿着条到膝盖的连衣裙,下面一双过膝的高跟皮靴。「淼儿你老公又出差了?」王姐问到。
  「是啊,所以来麻烦你了。」淼儿回答,两人边说边走进了店里面的房间。
  到了房间,淼儿自觉的开始脱身上的裙子,不一会就露出了裙子里的样子。那双过膝的皮靴一直到了大腿间,两个带着尖刺的脚环在皮靴的跟部,脚环间有小很短的锁链,两个精致的小锁锁住了这双皮靴,使得淼儿只能穿着这高跟鞋,而双腿既不能并拢也不能多大的张开。

  脚环两边两根同样的精美锁链就象吊带一样连接着淼儿腰部的一个金属圈,而那金属圈连接着一个贞操带,贞操带牢牢的遮挡住淼儿的阴道,而一条可爱的尾巴从贞操带的肛门位置露了出来。

  淼儿害羞的走到王姐身边,被锁住的双腿既无法迈出太大的步伐也不能并拢,穿着高跟鞋使得淼儿自然的扭动腰肢,而那可爱的尾巴随着淼儿的走动更是来回摇晃划过淼儿的大腿。

  王姐从一个箱子里取出一串钥匙,选了里面的一把打开了淼儿贞操带,淼儿迫不及待的手摸向自己的刚刚被解放的阴唇。

  「啪」一鞭抽在淼儿的屁股上。「不准自慰。」王姐拿着鞭子说到。

  淼儿只能缩回了手,开始取下那根尾巴。

  和外面看到的不一样,那根尾巴在淼儿肛门里的部分足足有手臂粗,淼儿用力的拉扯着尾巴,粗大的肛拴慢慢撑开淼儿的肛门,肛门不住的颤抖,肛拴越拔越长,最后足足有二十厘米长才完全被拔出来。

  看着一时无法关闭的肛门,和里面一抽一抽的粉红色肠道,王姐拿起了水龙头,对准淼儿的肠子清洗了起来。淼儿敏感的肠道在被冰凉的水柱冲洗的刺激下,肠道不住的一阵蠕动,阴道也觉得搔痒难耐。王姐不管淼儿的感受,每当淼儿手伸向自己的下体,阴蒂等敏感地区都会被鞭子抽打。

  终于淼儿肠子里被冲洗干净了,王姐拿起那巨大的狗尾肛拴慢慢插进了淼儿的肠道。强烈的刺激下淼儿瞬间达到了高潮,大量的液体从淼儿那已经刺激的外翻的阴唇间喷了出来。

  肛拴才插到一半淼儿就已经满头是汗了,王姐让淼儿平躺下来,伸直身躯,趁着淼儿刚刚高潮身体的柔软,突然把整根肛拴全部插入了淼儿的身体。最后不管淼儿那外翻着还在喷着不知道是尿液还是爱液的阴唇,贞操带被合上了,那把精致的小锁又重新挂在锁扣上。

  淼儿恢复了很久才慢慢站起身子,软绵绵的重新穿上裙子,很快身体又被裙子覆盖住了。

  看着王姐又一次收起了她的钥匙,淼儿无奈的说道:「老公这次要去一个月,过两星期我还要来让王姐你打开贞操带排泄次。」

  「好的,你直接过来就是。」边说两人回到了店的大堂。

  目送着走远的淼儿,谁有能猜到那看起来正常的裙子下是多么美丽的风景,那被遮挡住的尾巴不停的刺激着淼儿的身体,本就没流干净的液体,又从淼儿的贞操带里流了出来。而淼儿只能依旧穿着那高跟鞋两腿迈着狭小的步子,那肛门的肛拴使得淼儿无法弯腰,每一步被肛拴塞满的肠道都会挤压淼儿的阴道和子宫,而平时每次坐下那更是对淼儿的上刑,每次简单的坐下都会让淼儿高潮,淼儿就是这样渡过了两年,每次只有等她老公回来后她讨得老公的欢心才会被插入阴道得到真正的满足。

  至于现在淼儿那渐渐潮湿的裙子在她那缓慢的步伐下会被多少人用怪异的眼光看到,无法反抗的淼儿会发生什么,王姐都不关心。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