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苏米亚战歌】(第五章)(10)【作者:indainoyakou】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西欧决战」#10

  「母亲大人已经离开了啊!就在你失联的那几分钟!」

  索菲亚极度焦急而难掩责备的一席话彷彿起跑枪响,让白翡翠陷入内建资料库搜索玛丽安娜所在地的同时,发觉资料库正不断涌入错乱的资料,伪装及错置的资讯严重干扰她锁定玛丽安娜,混乱程度一发不可收拾。於是她转而关闭资料库,拟似人类介面上的愤怒之情一览无遗,锋利的情绪化为白冷之刃、透过散发出银光的双眼刺向成功拖了场烂戏的珍珠母。

  「我只问一次。该隐、他玛、珥,都是些什么人?」

  终於看到这傢伙吃鳖啦──喜孜孜的想法仅仅闪现一瞬间,珍珠母旋即因为自己并非对方百分之百的压力源而感到不悦。不过她还留有一手,只要在如斯窘境使出秘藏的一手,绝对能在各种层面撼动对方!那张总是以教导者姿态瞧不起人的脸庞,究竟会为自己拥有的特殊资讯产生多大的震撼呢?珍珠母越想越有趣,咯咯笑着说了出来:

  「旧约!」

  伴随珍珠母声音而至的加密程序有着三叶草的外形与惹人厌的密码长度,白翡翠没那个空闲陪她玩,正准备以武装程序行逼问,珍珠母赶紧奉上与该加密程序二位一体的解码程序。

  层层缠绕的防护墙以最快的速度崩坍,最终呈现出来的是形状酷似三叶草的活体──将之代码化就成了和她们这套系统有着微妙出入的病毒程序。

  毫无疑问地,这玩意儿具有实在的侵略性。但是,它却无法入侵系统管理员抑或对生物产生介导作用……既然如此,感染途径就只剩下一种。

  ……竟然是从那?个?地?方下手吗!

  「『神另给我立了一个女儿代替亚伯,因为该隐杀了她。』」

  珍珠母戏谑的嗓音慢悠悠地勾起。

  「『犹大为长女珥取妻,名叫他玛。』」

  接着犹如滚落山崖般孩子气地降下。

  「『这样的句子』旧约可到──处都是呢!啊哈!虔诚的教徒有福啦!无论是听过一遍也好,天天念诵也罢,在万能的主面前一律平等!蒙主宠召的时刻必将来临!啊哈哈哈!哈……啊咧?大姊?跑哪去了?」

  必要资讯已经齐全,白翡翠压根不想再奉陪珍珠母那恶劣的个性。

  奥得河以西乃至不列颠群岛的座标资料呈现毁损状态,即使直接输入座标也会遭到不明程序干涉,她只好先拉出通往华沙、什切青以及明斯克的捷径,将蓝宝石与紫水晶送往华沙与什切青……此案第一时间遭到紫水晶强势否决,实在没办法,暂且将两人都送往什切青。接着,她把病毒情报传送给索菲亚,并带索菲亚一同回归明斯克。

 明斯克的蒂娜正伤脑筋地追着某人跑、努力想搞懂堆积如山却看都看不懂的
  梦魇代码资料,让她大为苦恼的是,现阶段拥有这等知识且唯一乐得清闲的正是个性轻飘飘、脸蛋暖呼呼、个性难以捉摸的莉芙?弗雷德里卡。

  「提问!今天的晚餐是鸡胸肉──还是反转录酶──?」

 踏着兔子拖鞋、像个小女孩般在皇女厅内跑来跑去的莉芙简直一刻也闲不下
  来,就算好不容易停下脚步、晃着脑袋瓜回望蒂娜,不一会儿又会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地亢奋起来,边扔出稀奇古怪又极度好猜的问题边跑走。

  「提问!蒂娜殿下这号人物有一个──还是两个──?」

  「呼、呼!一个啦!呼……呼呵……」

  「啊呜──」

  偶尔莉芙会抛出出题不完全的问题,蒂娜管不了那么多,只要她气还换得过来就掷出答案,也许迎合莉芙脑袋里的规则可以让那具彷彿塞了永久电池的身体停顿下来……显然这种无凭无据的猜想只会不断害她跑更多的路。况且莉芙听见答案后做出的反应也令人摸不着头绪,明明是自己出题不谨慎啊!

  要是这时候能任性地使唤替身们捉住莉芙就太好了,还可以就这则问题反将一军……然而她并不是那种类型的殿下,如今最大的任性只能用在亲自追着明斯克首屈一指的天才跑遍整座皇女厅……

  喉咙渴到不行、嘴巴也乾到发麻,蒂娜仍然奋战不懈地追着孩子气的天才大人,让活绷乱跳的兔子拖鞋引领自己似无止尽地追寻下去。

  就在离两人有段距离的热线室,倏然出现於室内正中央的索菲亚与白翡翠吓傻了执勤众人。

  「皇女殿下,您是怎么……」

  不待那位尽忠职守的少校说完,白翡翠随即敲了记响指,让索菲亚以外的众人瞬间失去意识,结果到处都响起人体上半身紮实地撞击桌面和地板的声响。乍看之下似乎没人因此受伤,待索菲亚蹲下一看──那位上了年纪的少校直击地面的脑袋还真的没有明显外伤。

  此时蒂娜的声音从白翡翠所在之处传来:

  「有对她们做安全措施,别担心。」

  对这一切还难以习惯的索菲亚起身,挑起眉头望向已经开始操作热线的蒂娜──应该说看起来像是蒂娜的白翡翠。

  柏林方面的联络人预定在一分半后抵达,短短一分半仍然无法让索菲亚习惯变化多端的白翡翠。忽然让她从华沙众骑士面前消失、又突然出现在明斯克热线室,还真是有够「维持这个世界的自然运作」啊。

  「情况不同,不能一概论之。你懂吧?索菲亚皇姊。」

  「……这又是什么情况?你能读心?」

  「准确来说是调阅你的个人情报,维持在监控模式,情报一更新我这里马上就看得到。」

  「这样啊。」

  虽然应该不至於骗人,姑且测试一下好了──蒂娜胸口有几颗痣?

  「胸口没有,右乳乳头下侧一公分偏外处生有二连痣,遗传自生母艾尔琳。」
  反应快成这样真可怕啊……

  「一般而言,调阅资料库所需时间是人类感觉不出来的。不过你在思考时会一并带出答案,所以也不用特地开启资料库。」

  「……我知道了,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

  再谈下去恐怕只会因为思考遭到窥伺而更加不自在。尽管放置不管也改变不了现况,只要被监控的感觉淡化就不会那么在意了。正好热线萤幕另一端传来骚动,索菲亚按白翡翠指示退到一旁,藉由旁边的子萤幕转移注意力。

  「科勒阁下,由於我方失误引发之……」

  「说重点。」

  「柏林,具核生化打击的可能性。」

  「激进派?」

  「更糟。我方将派遣特种部队……」

  「你是哪一边?」

  突然出现的提问让以德语对答如流的白翡翠顿了下。听不懂这问题意义何在的索菲亚转头看向白翡翠。稍后白翡翠语气不再是带有余裕的旁观者态度,而是跳脱了蒂娜的声线、以索菲亚幻想里、克莉丝汀娜那优雅而沉稳的声音说道:
  「──────」

  然而她的声音却化为无法解析的杂讯,影像随即中断。

  白翡翠并未执着於失去作用的仪器,此刻情况正如同她怀着私心随时监控索菲亚的个人情报,玛丽安娜的「协助者」想必也在注视着自己。既然如此,执着於系统规则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问题在於,那位协助者是谁?

  能够干扰系统管理员的权限到如斯程度,已经不是珍珠母之流的等级。
  该直接赶过去吗?核心资料理论上足以处理这个世界发生的错误,直到碰上这次的错误源。

  还是等待完整的扩充程序传递完毕?传输速度和错误扩散速度不成正比,可能在她出手前就触动更上级的修正命令。

  蒂娜思考的身影犹如凋零之瓣化为片片漾起波纹的影像碎片飘散,克莉丝汀娜的外观情报重新构筑而成。索菲亚再也按捺不住,正欲开口,白翡翠已将她渴望知悉的情报透过「修补」让她全盘知晓。

  久违的满足感顿时充满索菲亚心胸,她整个人不禁为之发颤。

 那就像是自己努力了好久好久、终於能够自信满满地把成果献给帝母大人时
  ,如愿获得一句发自内心的讚美或者一记温柔的拥抱──努力多时终於证明人生并没有白费的满足感。

  以往压抑着的情绪获得庞大的充盈感所解放,索菲亚感到自己已化身为激昂的猛兽,她必须去享有过去亏欠於她的奖励,紧接着就是继续贯彻她的王者之道。
  「克莉丝汀娜──」

  「我知道。」

 根本没有什么好犹豫的──索菲亚那被满足感所沖昏头的思想单纯到如此危
  险、却又如此打动人心。这让罕见地犹豫不决的白翡翠决定顺从这股情绪的支配、前往伸手不见五指的柏林。

  眨眼瞬间,两人从明斯克回归华沙的寝室,白翡翠正欲留下索菲亚独自西进,身体却给索菲亚拥紧后一吻。

  啊……怎么会忘了呢?索菲亚说出那句话的同时也正接近自己,而那??@ ?
  含的激情是如此强烈、浓厚,急欲爆发却又戛然而止。

  短短几秒的唇舌交缠化为简单的数据资料涌入白翡翠心头时,索菲亚已经毅然放开她转身离去。

  房门开启,映入索菲亚眼帘的不是纯粹的走道,还多了一项果香与花香味交织而成的美丽背影。

  身穿金橙色露背礼服、沉着地在房门口守候的,正是艾尔琳以及随她而来的金锦女侍团。

  「索菲……」

  连找都不必找,一度渴求的奖励直接就出现在眼前──想来或许是白翡翠的用心吧。

  然而当索菲亚回过头去,室内已然空无一人。

  「妾、妾採纳萝琳小姐的意见……呀!」

  对於索菲亚忽然出现在房内的讶异还悬而未决,为了某事所下的决心又使艾尔琳不由得紧张,整张脸因此暖烘烘地红了起来。忽然而至的拉扯将这一切导向只有两人的封闭空间,清楚的门锁声犹似闷头钟响,震得艾尔琳头晕目眩又心跳不已。

                 §

  大不列颠统一阵线?德意志共和国,柏林。

  以複杂缜密着称的统一阵线协防条约,在承平时期不断受到法、德、西、义、土等主要加盟国强烈反弹,其中备受争议的条款乃是允许大英本国军进入加盟国国防体系、甚至拥有完整指挥权的「第一种命令系统」。

  凡是进入战争状态的加盟国,一旦大英下令启动此一系统,派驻该国的后备军官将在第一时间接管该国国防控制权,以便伦敦方面远端摇控。这对军事力薄弱的国家来说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再也没有什么比减少国防预算来得开心──可是对於必须保持相当规模的常备军的国家而言,犹如一根深陷体内的巨刺,使她们处处受制於伦敦、却又无法做出实质的反抗。尽管如此,比起近年来野心勃勃的神圣俄罗斯帝国、毫无自保能力的中立联盟,统一阵线的理念与行事风格还是比较能被接受的。

  就在第一种命令系统作用下,当绵长的奥得河战线竖起英军重装师团的旗帜,德军防禦重点全面转移至南部地区,首都只保留相当规模的基础军及部分快速反应部队,防卫力量的构成则「仰仗」大英第二王女奥杜拉?温莎所率领的英军。
  话虽如此,德军后备部队仍集中在整个东部,一旦奥得河战线确定坚守不住,聚集於次防线的后备军人随时可以组织起来;充足的装备加上每年两度的紮实训练,使这批速成战力得以随时为保家卫国起到值得讚赏的作用。而当战事导向此一阶段,也就意味着大英本国军靠不住了。

  德军对英军诸多不满皆起於命令系统条款。她们必须分担大批英方军士官兵的驻屯费用,当大英本国军进入国境时还得摆出低姿态、将其援军尊为恩惠并予以大肆宣传,更别提指挥体系都被英军将领所取代。但是在这关键时刻,她们仍然希望大英自傲的无敌重装师能够将俄方军势抵挡在奥得河以东。

  万分遗憾的是,以铁十字的光荣与尊严换来的防护力量,伴随着沉寂多日的柏林─明斯克热线出现了裂痕。

  「明斯克的蒂娜捎来警告,俄军拦阻失败。」

 白发苍苍仍旧不减当年威严的前共和国首脑、现陆军荣誉顾问──赫德维希
  ?科勒从热线室出来,将这则讯息带给焦急等候的众军官,几名胸前挂着英式勳章的军官收到讯息便快步离去,和余下这批对此人敬重有加的德军军官形成强烈对比。赫德维希在众人面前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身上那件从家里穿到军营、再从军营穿到柏林地下指挥部的水色碎花睡衣,接着在随从坚持替她披上黑色西装外套时慢悠悠地发出指示:

  「撤离路径第四组、第十组、第十二组,只走陆路,放出空中诱饵,派出一半的快速反应部队护卫。」

  「是!」

  「向全东部的后备部队发出召集令,东线三邦实施戒严。」

  「此举可能触怒英方,您确定……」

  赫德维希眼神射向疑虑者身旁的军官。

  「你去。」

  「是!」

  该员领命后不假思索地离开,伴随强而有力的行礼掀起的寒风使那位心存疑虑的军官登时面色铁青。赫德维希无视於此人,面向军官群继续指示:

  「快速反应部队负责强制撤离要员,三级以下请她们各自避难。」

  「是!」

  「建议奥杜拉殿下进入地下……不,建议她立刻离开柏林。」

  「是!」

  「之后的战事就交给大英去处理吧。各自按命令行事。」

  众人奉命解散,杂乱步伐声快速往主电梯区远去,紧接着另一队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自反方向的军械室赶来。披着西装外套的赫德维希盘起双臂,审视眼前这批意气风发的警备部队,随后没有给予表示就带领随从离去。警备部队依小组各别前往守备地点待命,将地下指挥部第二层出入口层层武装起来。

  地下指挥部配地下总理──真是浪漫的组合啊。然而事实是,唯有打出一手烂牌,才会在这种时机请出退居幕后的老骨头。

  好一个令人心寒的祖国。

  纵使如此,从阳光明媚的乡间重回愁云惨雾的首都并非在赫德维希预料之外。早从六个月前……不、广义来说是十七个月前便已料着这一步。当然啦,俄罗斯蠢蠢欲动一事已是人尽皆知的消息,国际股市在美、亚两洲的精彩表现更加刺激英俄之间的临界点──或可说是大夥联手消耗擂台上的两名选手──俄军是否动员已不是当初各国担忧的问题,重点在於「谁能为战事创造停损点」。

  对手是坐拥百年帝国强大经济实力、手握帝国最高战力的鹰派人物,我方首当其冲的防线──姑且扣除不在备战重点的波兰──正是隶属於大英的祖国。
  赫德维希一向厌恶偏乡小报用「萎靡不振」形容祖国来吸引民众目光,低层次评论再怎么口沫横飞终究是低层次评论,可惜祖国的现况恰巧给那些目光短浅的傢伙歪打正着。

  也许有些人会说是运气好吧……赫德维希打从年轻时,就因为所属政党的烂摊子被拱上台面,可是她并未如大众预期那般当个短命首领、以解散政党为死气沉沉的政坛带来茶余饭后的娱乐,反倒整顿得有声有色,甚至在二十年后成为民心所向。适当的机运结合谨慎的步调,最终打造出祖国从二十一世纪以来未曾再出现过的强大政权。

  德意志这块土地在赫德维希主政时期有着显着的进步,唯独军事方面始终和别的国家一样抬不起头,即便在经济层面为大英贡献良多,到头来仍得持续限缩本国军队并支付大量的协防预算给大英海外派驻军。

  赫德维希的成就引起伦敦的注意,在她任职期间曾多次被请到伦敦,大英希望她将能力贡献给海外派驻军,以期将以英军为主的海外派驻军升格为整合全加盟国军事力量的大英欧洲军。这项邀约不比当初那群心怀鬼胎的政党同志来得好,同样是个烂摊子,但也同样充满逆转的胜机。赫德维希的治国经验以及她在全欧洲的人脉大幅增加了逆转胜的可能性,而这番成就绝对会比待在祖国来得伟大。
  但是赫德维希始终没有承诺进入海外派驻军,也因此大英开始强势地干涉德意志内政,促使赫德维希─科勒政府的瓦解、并持续打压她的对外活动。后继者在大英的操弄下由无能之辈担任,她所在乎的祖国也从「足以引起大英注意的强盛」转衰至「主要加盟国之一」。

  不幸中的大幸是,继任政权尽管无能,对於赫德维希这位前辈仍然存在着敬畏之心;即便施政方针总被大英干扰,新政府仍为自己处处留下活路。

  那么,何以说是烂摊子?

  因为那些活路──挑明了讲,就是以打造一支能够抵抗侵略者的德意志国防军为最终目的──至今还未启用,俄军的侵犯就先发生了。即便拥有坚固的法兰克福要塞、北约及大英也提供大规模的军事支援,连年降低预算、缩编军队的国防体系仍然无法负荷军事预算大幅成长的神圣俄罗斯帝国。

  到头来,要不是成为战败国听命於俄方,就是付出惨痛代价保住家园然后继续听命於英方。

  眼前只有巨大的损失而无收穫可言,这可是前所未有的超级烂摊子啊。
  话说回来,赫德维希之所以从十七个月前就料到今日的自己会站在地下指挥所、重新背负这一切,这件事本身倒是在预料之外。为她带来预期外的变化、并且勉强算是陪伴七旬老人度过风雨前夕的,是一对她以前未曾见过、宛如姊妹般的东洋女性,她们如今就在地下二层的特别休息室静候她归来。

  「赫赫,你辛苦啰!果然还是听人家的最准,没错吧!」

  左边的是细眉大眼、活泼可爱的金发少女,三两句就蹦出一句韩语。

  「欢迎回来。您已和蒂娜通过话,理应能辨明我所言无误。」

  右边的是面目清秀、高挑纤瘦的黑发女性,不难辫识的日本人口音。

  对於这两个在军事要地显得格外突兀的东洋女性,赫德维希複杂的心情犹似百忙之中一窥夜明月般清静了下来,对她们显露出淡淡的笑容。

  「先让这把老骨头休息一下吧,黑玉石……还有黑曜石。」

                 §

  夜间十八时四十五分,俄英大战方酣,华沙─萧邦机场对外联络突然中断,一架俄军旧式拦截机自该机场起飞,朝向奥得河战线飞去。

  「於是我买了架小飞机──取名叫玛丽──?」

  华沙临时总部与明斯克空防司令部皆联系不上机组人员,该机在雷达上的反应亦诡谲地明灭不定。

  「玛丽有对小翅膀──可爱又温驯──?」

  佈置於前线基地的波兰战斗机紧急升空,她们接获的命令并非拦阻而是护航,而这项任务对她们而言实在太过艰钜。

  「我将越过海峡去见你──亲爱的大英──?」

  因为,该机正以大幅超越其机体性能的速度朝敌后目的地急接近。

  「加满油呀飞上天──首先是柏林──?」

  该机不久即突破两军纠缠的战线、持续加速冲向柏林,同时明斯克─柏林热线再起。

  「乘着月色向前进──目的地柏林──?」

  十八时五十一分,玛丽安娜抵达柏林上空。

  「柏林──柏林──?」

              《第五章完》

  「你看过娜塔夏的《金星计划》吗?」

  「故事从许多国际太空站被巨型线虫入侵开始,为了消灭虫源,星际战舰从地球飞往金星。」

  「事实上线虫是妄想夺权的派系所策划,她们打算在异地夺取战舰,进而威胁国际议会。」

  「娜塔夏领导的俄罗斯小队阻止了整起事件,却被该派系抹黑入狱……也就是悲剧英雄的路线啦。」

  「重点是,线虫的外型原本是打算参考病毒结构,但是因为某个赞助商的坚持才改成线虫。」

  「那位赞助商是个没名气也没才能的富有笨女人,只拍过一些放在尼希米上供人付费点阅的三级片。」

  「可是,因为那个人太有钱了,一出手就是五十亿卢布,所以她的任性被容许出现在这部电影里。」

  「就在众人因此看衰本片的时候,有个货真价实的大师应娜塔夏请求加入了剧组!」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救援,线虫虐杀人类的演出效果就不单是血腥或下流,反而两相结合并衍生出艺术感。」

  「活体饲料呀、内外翻转呀、拟似性交呀,演出效果意外地写实而受到欢迎。」
  「能够说服一票实力派的知名模特儿演出这种场面,恐怕也只有这部片办得到吧。」

  「虽然只看过一次,不过……嗯?是这样吗?」

  「这么说也对。」

  「哈哈。」

  「这种时候想起的竟然不是国家与家族呢。」

  「这样说我。」

  「真伤心。」

  「此等亢奋实属难得,理当尽情发挥吧。」

  「才不会呢。」

  「嗯。」

  「凭我一个人,做不到那种程度吧。」

  「啊……的确是这样呢。」

  「真是的。我又加了多余的尾音。真是不得体。」

  「别趁机取笑我。」

  「算了,我毕竟是个胸襟宽阔的人。」

  「哈哈。」

  「快要抵达奥得河啰。」

  「嗯?」

  「说起来,那是你该定夺的事情吧。」

  「那么恭喜你。」

  「『亲眼看见女儿被漂亮大姊姊欺负而犹豫是否上前阻止』的体验。」
  「以三级片的流程,接下来当然是那件事,说不定还双响炮哦。」

  「正是因为最为宠爱,才想吃了她吧。」

  「喔,拜託别那样。我可不想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办那件事。」

  「都有。」

  「倘若如此,早在出发前就该服用。你以为连人带机连续进行跳跃有多好受?」
  「我知道。」

  「言归正传,你知道我为何始终没提起那件事吗?」

  「可恶,我忘了你那边有资料库……」

  「说说看。」

  「正因为如此,你竟然没选伊利芙娜,而拐了我的克莉丝汀娜──」

  「啊啊。」

  「我听腻了。」

  「闭嘴,臭女人。」

  「……无可否认。」

  「就算表面上如何坦然,女儿终归是女儿,在成长到令人厌烦前,都是纯洁无瑕的呀。」

  「是啊,毕竟她是我爱的女人嘛。」

  「正因为和她相遇,置身这等世界的我才能得到救赎──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该死的资料库!」

  「时间差不多了。」

  「嗯。」

  「倒是你,别忘记备妥那东西呀。」

  「伪典。」

  「嗯哼。」

  「是呀,真可悲。」

  「明知是个替代品却忍不住爱上,我真是软弱的女人。」

  「话虽如此,人类可不是会被这种程度的挫折打败的生物。」

  「至少我是如此。」

  「知道了。」

  「唱歌啰。」

  「我要唱歌啰。」

  「嗯哼哼──哼哼──?」

  「梨树花开梦里见──女儿似白烟──?」

  「雪纱片片镶衣鲜──花艳美人甜──?」

  「若问缤纷彩带间──何以见犹怜──?」

  「花开花落往复返──梦醒终离别──?」

  「离别──别离──?」

  「犹记拆散我俩的女士──名唤英吉利──?」

  「古板苛刻又算计──真令人扫兴──?」

  「弱小的我镇日盼望她──尘土归还时──?」

  「直到岁月急驰至──方知等不及──?」

  「蓦然回首西风起──再也等不及──?」

  「於是我买了架小飞机──取名叫玛丽──?」

  「玛丽有对小翅膀──可爱又温驯──?」

  「我将越过海峡去见你──亲爱的大英──?」

  「加满油呀飞上天──首先是柏林──?」

  「乘着月色向前进──目的地柏林──?」

  「柏林──柏林──?」

  《第二部「全面战争」 完》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