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暑期记趣】(完)【作者:普普之人】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小真,是个年仅17的国中生。我的姐姐文君是个喜爱SM的女孩,我和姐姐都有同样的嗜好,我们的妈妈有时也会加入我们(但不常啦!)但最近总觉得越玩越没新鲜感,总是我和姐姐交换被虐待,我们渐渐感到无趣。但我们也无能为力!直到去年暑假有一天┅┅

  (暑假第一天)我和姐姐在姐姐的房间闲聊。

  「姐!最近我们玩的都好无聊哦!有没有新的玩意儿呀?」我问姐姐。
  「没办法呀!我也不知道要怎麽玩呀!而且也没有新花样。」姐姐说。
  「那我们找妈妈一起玩好吗?」我问。

  「好呀!可是『上一次』妈不是说我们玩的太单调了吗?」姐姐说。

  「那我可不可以给你们一些IDEA呀?」

  「妈妈?」我和姐姐说。

  「妈!你什麽时候进来的呀?」姐问。

  「我已经听很久啦!」妈妈说。

  「妈妈,你有什麽好主意吗?」我问。

  「我虽然没有什麽好主意,但我有一个建议,不知你们姐妹俩会答应吗?」
  妈妈问。

  「我们听听看吧!」和姐姐异口同声的说。

  「OK!你们有没听过日本有一种名词叫『女犬』吗?这是我从网路上看到的,我觉得日本这种玩法不错哦!」妈妈说。

  「没听过耶!但好像满好玩的哦!『女犬』,是不是让我们了解当狗的滋味呀?」姐姐说。

  「还是姐姐比较聪明哦!没错!但这会让你们过着非常耻辱的生活,这可以考验你们的被虐程度,你们姐妹俩考虑一下吧!今晚8∶00到我房间来告诉我答案。」妈说完,便走出房间。

  「姐姐,你要吗?」我问。

  「那你呢?」姐姐说。

  「我也不知道耶!」我说。

  「那今晚在妈妈房间再说喽!」姐姐说。

  我的心里好像听到了一种声音∶「答应吧!答应吧!」在我的心里不断地重覆着┅┅我体内的被虐情素已经发酵。

             (晚上7∶55分)

  我走到妈的房间门口,我轻轻打开门,好像怕被人发现一样地。

  「姐!你已经来了呀!你也答应了吗?」我问。

  「对呀!我考虑了很久,决定要试试看。」坐在椅子上的姐姐说,「你也答应了吗?」姐姐问。

  「对呀!我想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我说。

  「你们都来了呀!都考虑清楚了吗?」妈妈问。

  「我们都考虑好了。」我和姐姐异口同声的回答。

  「好吧!那我们先到地下室吧!」妈妈说。

  我和姐姐怀着不安又有点儿兴奋的走进了地下室。

               调教的开始

  「好了!你们两个把身上的衣裤都脱下吧!狗是没有衣服的。」妈妈说。
  我脱下了我的衣服和所有的东西,我一丝不挂的站在姐姐旁,而姐姐也是一样。

  「好了!我先帮你们『穿洞』吧!」妈妈说。

  「『穿洞』?」

  原来妈妈帮我们在我们女人特有的乳头上穿了一个小铁环,穿上了铁环,我们的乳房更显得出性感。

  「接下来你们趴下。」妈妈说。

  我和姐姐趴在地上,屁股感到凉快多了,就好像两只淫荡的母狗趴在地上一样。

  「我先帮你们浣肠,清洁你们的肛门口。」妈说。

  妈妈一手拿着一支300CC的针筒,先往我的肛门口注射了进去,一股凉凉的感觉从肛门口传来,我震了一下,彷佛全身麻痹了一样。

  突然有一种想大便的感觉直冲我脑门,「妈妈,先停一下好吗?我好想上厕所哦!」我痛苦的说着。

  妈妈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看见了她手拿着木塞往我的肛门口一塞,我的肛门口多了木塞。而那种想上厕所却被木塞所堵住,一种痛苦加上快感的感觉在身体里爆发。

  「不准拿下来!」妈妈严厉的说着。

  约过了10分钟後。

  「来!小真你爬来你姐姐的屁股後面,把你姐姐的排泄物都吞下去。」妈妈说。

  「是!」我听话的爬到姐姐屁股的後面,张开了我得嘴巴,接着妈妈拔掉了在姐姐肛门口的木塞。约过了5秒钟,黄澄澄的液体加上一些好像泥巴的大便瞬间从姐姐的肛门流了出来,而排出的排泄物马上冲进了我的嘴巴,我还感到姐姐的这些排泄物还有馀温。

  我突然感到另一种感觉,一种吃着大便的刺激感,我想我喜欢上吃别人的排泄物了。

  「啊!妈妈,好羞呀!好丢脸,我的大便竟让妹妹吃了,而且都让大家看见了。」姐姐说。

  「谁说只有妹妹吃你排泄物!你爬到你妹妹小真的後面,学你妹妹。」妈妈说。

  姐姐爬到了我的屁股後面,妈妈拔开了木塞,我的肛门好像得到解放一样,所有的排泄物都在同一时间喷了出来,而姐姐好像也是乐在其中。

  妈妈帮我们用清水清了一下肛门口,「好了你们先到你们的房间拿你们的学校夏天制服来。」妈妈说。

  「好。」我和姐姐说。

  我和姐姐边走边回想折刚刚的折磨,心中出口一种莫名的感觉。

  「小真,你想妈要我们拿制服要做什麽呀?」姐姐问。

  「我也不知道呀!反正我们拿就是了呀!」我说。

  我和姐姐拿了夏天的制服,走到刚刚的地下室。

  「妈妈,我们拿来了!」

  妈妈从房间的门走出,身上穿的是┅┅是我们学校的水手服?右手还拿着一个约30公分高的箱子。

  「先只穿上袜子和皮鞋。」妈妈说。

  我和姐姐穿上皮鞋後,互相看到对方,就好像两个女学生全身赤裸,就只有穿袜子和皮鞋,我心中就有说不出的感觉。

  「把你们的制服都穿上之前,先穿上这些。」妈说。

  妈妈丢了两个项圈给我们,我和姐姐戴上项圈,我心中不禁高兴起来,因为就要开始了。然後妈妈拿了一段约45公分的铁炼,一头锁在姐姐的项圈上,一头锁在我的项圈上,两头还有锁头,这样我和姐姐就分不开了。

  「这条铁炼大概到暑假结束前都不会解开了,至於钥匙就由我保管!」妈妈说。

  妈拿出了两条麻绳,先帮姐姐的双手反绑,再绑姐姐的乳房,然後绕到姐姐的下体打了一个很大的结,妈妈还把那个结用手推入了姐姐的阴道中。

  「啊!」姐姐叫了一声。

  绑完姐姐後,妈妈也如此类推,妈一样把那个结推入了我的阴道中。

  「现在我帮你们穿上你们的制服。」妈妈说。

  穿好後,从我们的外表都看不出有被绑的痕迹,但我们的双手是被绑在後面的。我们虽然穿上了制服和裙子,但我们可没有穿内裤。妈妈又从那箱子拿出了两副脚镣替我和姐姐锁上。我的手和脚都受到了拘束,我的心里已经感到被虐的快感,那种脚被锁住、手被反绑、没有穿上难穿的内裤的感觉,令我的下体淫水直流。

  我本来以为这样就没了,没想到还有。妈妈又拿出了两个粉红色好像两颗椭圆形的蛋,蛋上还有一条电线,这条电线连到一个好像控制器的地方,妈妈先将我阴道中的结拉出,然後将那颗粉红色的蛋塞入我的阴道中,再打开开关。
  「嗡┅┅嗡嗡┅┅」的声音吓到了我,而下体传来的感觉让我好像快升天了一样,而这种感觉更是直冲脑门。

  「啊┅┅妈妈┅┅这太┅┅爽了!啊┅┅妈妈┅┅」姐姐和我都叫了出来。
  「好了!大功告成!你们身上的这些东西,会在你身上很久一段时间。」妈妈说。

  然後妈妈牵着我和姐姐到地下室的另一个房间。房间里竟放着一个高约60公分、长约200公分的狗笼子。妈妈打开门,我和姐姐被妈妈推了进去,妈妈把笼子门上了一个大锁,而钥匙则放在妈那儿。

  「为了让跟你们一样,我也跟你们一样住狗笼子。」妈妈说。

  「可是!我们这个笼子已经刚好了,妈妈你要再进来可能进不来了。」姐姐说。

  「谁说我要和你们住一起?」妈说完,拉开旁边的大黑布,大黑布里竟是一个大约一个人高的狗笼子。

  「而且你们看看。」妈说完把她制服的裙子掀开,里面竟和我们一样被绳子绑住,只是没有那粉红色的蛋罢了。

  然後妈妈也爬进了铁笼子,她自己锁上了锁头,她自己也睡在笼子里。
  我和姐姐在笼子里看着对方,姐姐先亲了我一下,我也亲了她一下,我们都为自己成为『女犬』而高兴。

              (暑假第二天)

  我和姐姐在笼子里被叫醒。

  「吃早餐了。」妈妈叫着我们。

  妈妈拿着两个狗用的碗拿到笼子里,而碗里是有名的狗食°°X路。我第一次吃到了我平常拿给狗吃的狗食,如今变成妈妈拿给我吃,心里真有说不出的感觉。由於我和姐姐的双手都被绑着,所以我们都用嘴巴下去舔,当我舔下了第一口,心里的感觉大过了实际的感受。

  吃完後,妈妈打开了狗笼子,把我和姐姐牵了出来,我和姐姐蹲在地上互相看着彼此的阴部。而妈妈拿了两个300CC的针筒往我肛门口打了进去,那感觉马上随即而来,腹痛的感觉让我想上厕所,而我在刚刚吃的狗食也全都拉了出来,喷洒的满地都是。

  此时我看到姐姐主动的爬到我的屁股後面,她用她那舌头舔我的屁眼,好像在帮我清洁一样,而地上的排泄物,姐姐也都把它全吃进了嘴巴里。

  为了刚刚姐姐所做的一切,当姐姐被浣肠完後我也主动帮她清洁屁眼,我看着那地上姐姐的排泄物,有黄色的液体、也有些是褐色的大便,我先用舌头舔了几下,然後我毫不考虑的用我的嘴巴一口一口的吃到我的嘴巴里。

              早上10∶00

  妈告诉我们要多吃一点东西,当然我和姐姐只能吃狗食了,我和姐姐只有吃了一罐就吃不下了。

  吃完後,我和姐姐被带到另外两间房间,房间里有两张桌子,满矮的,而桌子的四脚有可以固定的铁铐。我和姐姐被带上了桌子,我的双手和双脚被固定在桌子的四周,我整个人就这样趴在桌子上,我动也动不了。接着妈妈拿来了一个铁架,上面还有挂钩,然後妈妈拿了两瓶『点滴』,与其说是点滴,不如说是浣肠用的甘油吧!妈妈拿了两条细水管,水管的一头接在那瓶甘油上,一头则插入我的屁眼。

  「这个点滴是1000CC的,你们要等到完全滴完才可解开你们的锁,这段时间可以训练你们的忍耐度。至於我就先离开去准备下一接段的东西吧!再见了!我亲爱的女儿们。」

  妈妈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只剩下我和姐姐在桌子上接受这痛苦的折磨,但我和姐姐却都热在其中。

  随着时间的消失,体内的甘油逐渐起了作用,我的肛门口好像要爆炸一样,但我的肛门被妈妈用木塞所所堵塞住,我相信姐也是一样,但我的四肢却受到铁铐的束缚而动弹不得。我感到非常的痛苦,但我体内却丝毫没有任何的不愉快,因为这是我愿意的嘛!我由女孩转变成女人,却是在妈妈和刑具的虐待之下转变而成的!

              下午2∶50分

  「应该都滴完了吧?」妈妈开门进来说。

  「果然已经滴完了,我的女儿们,还喜欢吗?」妈妈说。

  「嗯!经过我多日的浣肠後,你肛门口已经柔软许多了,现在可舒服得多了吧?」妈妈一边揉着我的屁眼,一边说着。

  我和姐姐都已经无话可说了,因为刚刚把所有的排泄物都排出後,现在已经全身无力了。

  「对了,我有给你们姐妹俩准备了一份礼物哦!你们看。」妈说完从背後拿出两支狗尾巴,而尾巴的另一头是塑胶做的圆头,妈妈轻轻把狗尾巴插入了我的屁眼里,随着我屁股摇晃,我的尾巴也就跟着摇晃,我实在是爱死着个礼物了。
  「谢谢妈!我们很喜欢!」我和姐姐说。

            18∶00(晚餐时间)

           (一段插曲°°表姐来访)

  今天我和姐姐吃的是乾乾的狗饲料,但我从姐姐那得到了珍贵的尿液,姐姐的尿有一点咸咸的,但我还是把它给喝光了。

  接着妈妈拿出了两套衣服,一套拿给我,一套拿给姐姐,然後替我们解开了身上的所有束缚。而妈妈给我的是一套粉红色的套装,和粉红色的短裙,加上一件相当性感的内裤,但在穿上内裤前先帮我们塞入了粉红色的震动器,而姐姐穿的是┅┅

  是我们学校的校服,是一件黑白色的上衣水手服,和一件到膝盖的百摺裙,而内裤是我的那件内裤,也就是说,妈妈帮我们换上了对方服装。那到底要做什麽呢?我的心中有了疑问。

  「你们现在一定在想为什麽要这样呢?我告诉你们吧!今天有客人要来,就是你们的表姐和阿姨,她们现在已经在客厅等了,我们上去吧!」妈妈说。
  原来是阿姨和淑媛表姐来了呀!我一步一步的走上楼梯走向客厅。我看见了阿姨做在沙发上,那表姐呢?

  「这不是文君和小真吗?都长这麽大了呀!」阿姨说。

  「阿姨!表姐呢?怎麽没看到她?」姐姐问。

  「你说淑媛呀!她在厕所准备东西给你们,你们在接受你妈妈的调教对不对呀?一定很舒服吧!」阿姨说。

  「阿姨,你怎麽会知道呢?」我和姐姐好奇的问。

  「我怎麽会不知道呢?我已经听你妈讲了呀!你们也不用不好意思,你表姐淑媛也是呀!」阿姨说。

  「表姐也是?难道她也在接受你的调教吗?」我和姐姐问。

  「说得对!没错呀!我┅┅」

  「文君、小真呀!你们来厕所一下!快一点!」妈妈忽然打断阿姨的谈话。
  我和姐姐走向厕所,却令我十分惊讶,我看见表姐正在厕所里,她脱下了内裤,蹲在地上,两腿之间还有一个粉红色的盆子,而排泄物便掉到盆子里。我心里忽然感到很高兴,因为我知道我和姐姐要做什麽了。

  我和姐姐马上爬了过去,我先舔了淑媛表姐的屁眼,然後把头低下去一口一的吃下表姐的排泄物。约过了10分钟,我和姐姐把盆子里的东西都吃完了,我用卫生纸先擦了一下我的嘴巴。

  从妈的口中得知,好像表姐也是跟我们一样喜欢SM的女孩,这让我们很欣慰。

           暑假第三天(早上9∶00)

  妈妈拿了衣服给我们,「这是我的衣服,你们姐妹俩穿穿看。」妈妈说。
  我和姐姐接过了衣服,发现这裙子好短,好像是国小学生在穿的,而上衣也是。我勉强穿上了内裤,却发现内裤太小而束缚我整个下体,使我好难受,而穿上的裙子更是只有遮了我一半的屁股。妈又拿了束口球塞在我和姐姐的嘴巴,一塞住,我的口水马上流了出来。妈妈又拿了麻绳把我和姐姐绑起来,然後绳子的另一端绕到房子的大梁上,然後我和姐姐就这样被吊了起来,因为我的身体比姐姐高,所以我的口水全流到姐姐的身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